78元仿古瓷器估价500万 揭秘藏品鉴定骗局
分类:陶瓷花瓶 热度:

一枚26元的仿古银锭道具,一件78元的景德镇陶瓷花瓶,经过一些拍卖、鉴定公司专家的“鉴定”,估价多超过100万元,最高估价达500万元。

在藏品鉴定高估值的背后,这些公司以代为拍卖为由,向藏友收取高额服务费、宣传费等。有的公司开业数年,没有为事主成功卖出一件藏品。(seo排名优化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表示,鉴定、拍卖公司通过假鉴定收取服务费的行为,涉嫌诈骗罪。

近年,上海、广州警方破获多起文玩鉴定诈骗案。去年11月上海警方侦破的一起特大文玩鉴定诈骗案中,涉案金额达3000余万元,受害者超过1000人。专家表示,收藏鉴定乱象屡发,藏家想要鉴定、拍卖藏品,还需认准有资质的机构。

26元银锭道具被估价百万元

“我这仿古银锭道具是铜做的,不值钱。”去年12月中旬,新京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以26元买下一枚银锭道具后,客服回应“是否有收藏价值”时说。

该银锭名为“乾隆银元宝”,重260克左右。银元宝上印有“乾隆”、“大清银锭”字样。在宝贝详情中,店家公开写明“不要再问真假的问题,我们也不懂,亲如果谨慎可以请行家掌眼”。

四天后,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桥北的北京宝艺轩泰文物鉴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艺轩泰”),名为“刘燕申”的鉴定专家接过银锭后打着手电瞧了瞧,“嗯,这是好东西,乾隆年间的银锭”。她又把银锭放到手边一个小型电子秤上,“280克,这个估值能上百万。”

记者随口问道:“这是纯银吗?”

刘燕申说,“从分量、表面的氧化来看,是纯银的。你看这表面的黑色痕迹就是银的氧化,这是仿不出来的。”

“我干这行这么多年,也第一回见到这么好的银锭,很罕见。”公司一名经理从旁搭腔说。

随后,该经理拿来一本某大型拍卖行的画册,翻到了银锭那一页,刘燕申指着一张图片说,“你看这个银锭底下都锈蚀了,品相还不如你的好呢,最后都拍卖了500万港币。”

认为该银锭是“好东西”的,还有深圳盛世拍卖有限公司的鉴定专家。

去年12月2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该公司一名经理,将银锭道具图片发给他进行图片鉴定。很快,该经理打来电话“报喜”称,鉴定专家看过后,认为银元宝的包浆比较自然,表面有银氧化,成分几乎都是银,没什么杂质。“银锭的估价在150万元到200万元之间。”

北京宝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鉴定师也得出类似的结论,“这个银锭是镇库用的,在国库里放着一批,这一看就是老东西,看上面这个发黑的包浆,这得有年头才会形成,这没法仿。”

现代瓷器被鉴定出自“宋代”

除这枚银锭道具,新京报记者还网购了一件78元的景德镇陶瓷花瓶,随机挑选多家拍卖、鉴定公司分别进行图片鉴定和实物鉴定。鉴定结果一致认为该花瓶价值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元。

12月21日,北京宝艺轩泰公司,付了300元鉴定费后,记者被接待的经理引入鉴定室。房间不大,摆着明清家具样式的桌椅,墙上贴着几幅专家照片和简介。一位中年女子正在和前来鉴宝的藏友说话。根据墙上的专家图片比对,她便是鉴定专家刘燕申。

轮到记者鉴定时,记者先把花瓶摆到刘燕申面前,她神情严肃地戴上一副白手套,捧起瓶子看了看瓶身,又从桌上拿起手电筒,对瓶口打着光往里看,再把瓶子颠倒,打着手电看瓶底。

几分钟后,刘燕申把瓶子放下,脱下白手套,看了看经理,又看了看记者说道,“这是清末仿宋代哥窑的瓷器,距今一百多年,估值也不要太高,先定68万吧。”

“真是清代的?”记者追问道。

刘燕申见记者疑惑,指着瓶子详细讲解起来,“这个瓶子,按说风格是宋代哥窑小开片的,但宋代的哥窑是金丝铁线,你这纹路只有铁线没有金丝,符合清代仿宋代哥窑。还有宋代的哥窑胎薄,比较轻,这瓶子比较重,就是后代仿宋代哥窑的。”

她接着说:“你的瓶子好就好在保存得比较好,而且它属于一个赏瓶,不是实用器,也就比较值钱。”

在前往宝艺轩泰公司做藏品鉴定的前一天,记者曾联系深圳的两家公司对陶瓷花瓶进行图片鉴定。

深圳弘博艺术品展览有限公司一陈姓经理添加记者微信后,让记者把花瓶的瓶身、瓶底拍照片发给她,称让专家老师做鉴定。“我看是宋代官窑,这种窑价格很高”,她看了陶瓷花瓶的图片回复说,“还得要专家老师出结果”。

15分钟后,陈经理发来一张“弘博国际艺术精品征选结果告知函”的图片,显示该景德镇陶瓷花瓶,经鉴定是宋代的“官窑炫纹长颈赏瓶”,参考成交价500万元。

在告知函底部有一行小字称“公司对此图片鉴定意见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当记者提出花瓶看起来很新,怎会是宋代的疑问时,陈经理说,“一般越好的瓷器越老越新,年代越久看起来越新,它的釉色是现代工艺模仿不来的。”

在另一家深圳盛世拍卖有限公司的鉴定专家眼里,该件景德镇陶瓷花瓶又变成“清代宫釉的赏瓶”。该公司一名经理说,这花瓶在古代只有达官贵人才能用,“这件瓷器在拍卖市场不夸张地说,最少也能成交500万元。”

对于鉴定专家的高估值,出售该陶瓷花瓶的电商商家表示惊讶,“我们这是仿古的现代工艺品,不是真的古董,没什么收藏价值,就是摆放装饰的”。

鉴定高估值背后藏拍卖圈套

这些赝品鉴定高估值的背后,是有关拍卖的圈套。

“这是以前的官银,一定是去香港卖,香港卖这东西很稀罕。”去年12月21日,北京宝艺轩泰公司鉴定专家刘燕申鉴定完记者的银锭道具后说。

一旁坐着的经理开始向记者介绍藏品拍卖事宜。他说,该公司有国内拍卖和国际拍卖两种渠道。“这个银锭,在国内100万元,在国际上能拍到200万元”。

据该经理介绍,东西好不如炒作得好,拍卖需要前期的宣传包装,走国内拍卖,前期费用是6000元;走国际拍卖,前期费用是12000元。

12月27日,记者带着花瓶和银锭来到大兴高米店南的北京宝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该公司的鉴定师用放大镜观察一番后,称花瓶是明末清初仿宋代哥窑的赏瓶,价值上百万元,银锭道具也价值上百万元。

鉴定师一番讲解后,一旁的经理告诉记者只要支付宣传费用就能参加该公司1月中旬在北京举办的拍卖会。“拍卖前期有对产品的宣传费用,选择国内拍卖,前期宣传费用有3000元、4500元两个级别,包括对藏品的宣传、包装、出书等,各个环节都要一定的费用。”

事实上,一些公司许诺的藏品拍卖多是托词和幌子,以吸引藏友支付不菲的宣传费、服务费。

河北的周悦在2017年11月把祖传的两枚清朝铜钱送到北京一家拍卖公司鉴定,对方称每枚铜钱的价值都超过百万元。她支付了3000元拍卖费用,公司承诺她一年内卖不出去,退还费用。至今,铜钱仍未卖出,公司以业务员离职等借口拒绝退还费用。

2017年下半年,贵州的王富强因母亲生病需要用钱,把家中收藏的钱币拿到广州一家公司鉴定,“先是图片鉴定,又要我去广州实物鉴定,告诉我这个钱币价值几百万,几个人围着我说了两三个小时,我被他们说动了,交了3000元拍卖费用”,一年多过去,拍卖毫无音讯。

陕西西安的赵宇前后支付了26.5万元,被估价数百万元的藏品仍未拍卖出去。

2018年4月,因手头紧他想出手一幅书法、两幅国画,“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当代书画家的作品”。他通过网络搜索,找到西安一家拍卖公司,两位鉴定专家看了字画后表现得很惊讶。当场评估每幅字画的价值都达到上百万元。

“当时以为自己真的收藏到了宝贝。”赵宇说,在两位专家轮番话术诱导下,拍卖公司经理伺机告诉他,只需支付1.5万元宣传费用,公司就可以帮他出售这三幅价值数百万元的字画。

支付1.5万元宣传费用后,赵宇又花费2万元让专家开具了鉴定证书。

一个月后,拍卖公司通知赵宇,他的字画在国内还没有买家看中,建议他走国外的渠道。此时,经理的话术有了改变,“虽然有证书,但是国外买家不看重证书,建议上拍卖会拍卖。”

赵宇又向公司支付7万元服务费参加拍卖会。之后,拍卖公司经理告诉赵宇,三幅字画在本次拍卖会上流拍,但近期在迪拜还有另一场国际拍卖会,再支付16万元,公司可以在德国、法国、加拿大先做三场预展,保证能在拍卖会上成交。

前后两个月,赵宇共支付了26.5万元,字画仍未拍卖成交。他才意识到被骗。

“文物局专家”查无此人

新京报记者上网检索“文物鉴定”发现,多个搜索结果点开链接后是北京、深圳、珠海、西安等地的拍卖、鉴定公司。网页介绍,可以进行图片鉴定和实物鉴定。

多位藏友称,他们对藏品鉴定估值深信不疑,一大原因是鉴定专家的权威。不少专家的简介名头很大或是有“官方背景”。

北京宝艺轩泰公司的专家简介显示,鉴定专家刘燕申是“杂项鉴定专家,北京文物局副研究员”,1956年出生于北京,1978年开始从事古陶瓷杂项文物艺术品相关研究工作,1979年师从多名知名专家,从实战中积累了丰富的文物鉴定知识,至今从事鉴定工作三十余年。

1月3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北京市文物局核实刘燕申的身份。经过北京市文物局办公室、进出境鉴定所、北京市文物公司等部门的核查,北京市文物局并没有名为“刘燕申”的工作人员。

北京市文物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说,现在外面的确有人冒充文物局的专家。北京市文物局根本没有副研究员这个职位,而且文物局的工作人员也不会在外面的公司兼职,否则属于违规。

瓷器鉴定专家叶佩兰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文物鉴定行业比较混乱,有些公司挂着我们这些专家的图片,我们却根本没听过这些公司的名字。也有一些水平不高的人,被公司包装成专家。”

工商资料显示,宝艺轩泰公司注册于2014年2月11日,地址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厢黄旗,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其办公地点实际位于朝阳区十里河桥北。(网站提交

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宝艺轩泰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于2017年9月21日被北京工商局海淀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此外,宝艺轩泰公司在2016年2月3日,还因虚假广告被北京市工商局行政处罚。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经查,宝艺轩泰于2015年5月23日至2015年5月24日在辽宁某地举行大型鉴宝回购活动,并为此次活动印制广告宣传刊物《收藏特刊》,支付广告费15000元。在未经故宫博物院同意的前提下,擅自在其印制的广告宣传刊物《收藏特刊》上,使用了“顾问单位:故宫博物院”等广告宣传用语。其中故宫两位专家以个人名义参加此次活动,其行为不代表故宫博物院。

决定书称,宝艺轩泰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四条的规定。处罚其消除虚假广告的影响,并处以广告费用三倍的罚款。罚款金额45000元。

上海广州破获文玩鉴定诈骗案

近年,有关收藏、鉴定的骗局屡有发生。2017年11月,新京报曾报道钱币收藏骗局,北京一些打着卖纪念币、钱币名号的文化公司,将低廉的纪念币甚至正在流通的货币,高价卖给老人,并许诺帮助老人拍卖获得高收益。但安排拍卖只是幌子,只为吸引老人不断花钱购买更多纪念币。

报道刊发后,公安、工商等部门介入调查。多家被曝光的公司关门。

在藏品鉴定方面,上海、广州警方破获多起文玩鉴定诈骗案。从警方和检方披露的信息看,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手法与记者的上述遭遇如出一辙,均通过“专家”鉴定虚高估值,再向顾客收取拍卖服务费、宣传费等。

2018年5月26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发文称,上海一文化传播公司假借委托展览、拍卖文玩、古董的名义,以虚高的拍卖价引诱56名客户到其公司办理委托拍卖并签订合同,骗取服务费数十万元。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对以张某为首的28人犯罪团伙依法以涉嫌合同诈骗罪批准逮捕。

闵行区检察院介绍,假鉴定真骗钱是这类团伙的惯用套路,业务员接到客户后,引诱其带着“藏品”来公司先“鉴定”,接着虚高估价,然后问其要不要委托拍卖,通常顾客听到高额估价都会答应,从而收取服务费。

该案中,一名被害人侯先生家里有一个树化石,带来该公司鉴定。“鉴定师”拿着放大镜看了看,告诉侯先生这个树化石距今有6500年至1亿年之久,是真的化石,估价为686万元,侯先生听得很动心。接着另一名自称经理的人员介绍,拍卖需要支付一定的拍卖费,公司规定一件藏品收取1.8万元。侯先生付款后,拍卖并无进展。他再来公司时发现已人去楼空,遂报警。

闵行区检察院称,据犯罪嫌疑人汪某供述,他们的展览都只是公司办公点的假展览,参展人员都是托儿。发送给客户的拍卖会视频也是假的,不是自己公司举办的。这些都是为了让客户相信公司有能力为客户的藏品上拍。

2018年11月,上海警方再次侦破一起涉案金额达3000余万元、受害者超过1000人的特大文玩鉴定诈骗案,控制25名犯罪嫌疑人。

去年4月,广州天河警方捣毁一个利用文物拍卖骗取服务费的诈骗团伙。该公司自2014年开业至被警方查获,没有为事主成功卖出一件藏品,聘请的“鉴定专家”没有国家文物管理部门认可的鉴定资质,且该公司所进行的文物、艺术品交易,也没有取得国家文物管理部门许可。

藏品鉴定“别想着天上掉馅饼”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表示,鉴定、拍卖公司通过假鉴定收取服务费的行为,涉嫌诈骗罪。诈骗,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式使得受害人陷入错误认识进而处分财产的行为。在上述案例中,这些所谓的鉴定公司、拍卖公司虚构事实,使受害人产生了一种手中“文物”价值不菲的错误认识,进而设计骗局,一步步地索要手续费、服务费等费用,一系列的行为明显符合诈骗罪构成要件。

河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袁银龙说,“这类文物鉴定诈骗,都是先画大饼,说价值几百万上千万元,然后让你出鉴定费、拍卖费一系列费用,珠三角、长三角、北京、西安等地是文物鉴定诈骗的高发区。”

袁银龙表示,藏友想要鉴定藏品,可以找各省市的博物馆、收藏协会等,找口碑好的专家。“如果有专家说这藏品值几百万,先冷静一下,别想着天上掉馅饼,小心落入他人布置的圈套。”

2018年8月21日,江苏南通张芝山派出所发微博提醒,一些诈骗团伙以文化传媒公司为掩护,进行文物鉴定诈骗,以高价收购、保拍等理由吸引藏家上钩。藏家想要鉴定、拍卖藏品,一定要认准有资质的机构,正规的文物鉴定机构对文物鉴定的收费都比较低(或者不收费)。原则上只鉴定年代,不对文物估价,鉴定过程需由两名以上具备鉴定资质的鉴定师进行。多听取不同渠道的鉴定意见,避免落入骗子圈套。

从去年12月中旬至今年1月5日,新京报记者仍不断接到各个拍卖、鉴定公司经理的电话、微信,让记者考虑把银锭和瓷器拿去他们公司拍卖。(分钟导航

12月30日,宝唐拍卖公司张经理给记者打电话,询问是否与该公司合作。

记者称担心流拍没有保障,愿以5万元价格卖给他们公司。

张经理说:“这不行,我们公司没这种业务。”

记者反问:“5万元卖给你们,你们可以国内卖几十万,去海外卖到上百万,这样你们不是更赚钱?”

“要是这么好卖,我还在这里上班干吗?”张经理的声音突然变大,随即挂断电话。

上一篇:这些简约文艺陶瓷花瓶,也太美了吧 下一篇:快来收藏这些高颜值花瓶吧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